刘志彬 超级水稻


  刘志彬,男,汉族,1951年11月25日出生在宋代大文豪苏东坡的故乡——四川省眉山县,国际科学院首席专家,现任四川科农种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从事农业科研与推广四十余年来,曾获中国育种、制种、栽培等多项发明专利,国家农业部种粮状元,国家科技部先进工作者,眉山市首届杰出人才。曾任中共四川省委政研室特聘研究员,四川省人大法工委特聘立法调研员,四川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政协眉山市第二届常委,曾任眉山县农业局农技站站长兼县农业开发公司总经理。用自己的发明专利“多胚孪生育种的方法”和“五良易”傻瓜栽培新技术,单季亩产高达1359.3公斤,创造了中国和世界水稻单产的新纪录,质量达到国家优质稻米标准。获得国家优质稻米金奖和多届四川省“稻香杯”金奖,为我国和世界粮食安全奠定并夯实了可靠的技术基础。
 
  让我们一起了解刘志彬的事业和他的贡献。
 
  攻克水稻单产翻番的“多胚孪生”育种技术
 
  1959年秋冬、1960年春全国大范围发生的“粮食关”,饿死了很多人、饿坏了很多人,也饿怕了很多人。对于1951年出生于四川眉山一个农民家庭的刘志彬来讲,亲眼目睹的悲剧、亲身经历的痛楚,已经使“粮食关”成为萦绕在他记忆和情感深处根深蒂固的郁结。“种好地、多打粮,能够养活儿和娘”的朴素情怀,也许就是他矢志务农并与超级稻育种结缘的最初动因。
 
  刘志彬中学毕业选考眉山农校的时候,曾经受到家人的强烈反对。父亲流着眼泪劝阻他:“我们家祖辈都是当农民的,我辛辛苦苦供你读书,目的就是让你跳出农门,你居然……”刘志彬对当年父亲的话仍记忆犹新。但对自己固执已见选择农校的解释是:“我很理解父亲的想法,但是曾经经历的粮食关在我脑海中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印象,如果说农业技术不提高的话,粮食关的惨剧将还会重演。”
 
  1976年,刘志彬从眉山农校毕业后,分到眉山县农业局种子公司做了十多年的技术指挥。在工作中他渐渐发现,良种繁育技术的落后是我国农业发展和粮食安全的“瓶颈”,而我国的种子运行体制和管理机制的滞后则是良种繁育的最大障碍。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为了打破制约我国农业发展的瓶颈,消除体制和机制滞后的障碍,于是,他敢为天下先,早在1988年6月15日,刘志彬就向单位提出了停薪留职的要求,创办了中国第一家民营农业科研所——“眉山县农业新技术开发应用研究所”。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刘志彬在普通雄性不育杂交育种的基础上,从上千个水稻品种中发现了多胚孪生广亲和性品种质源,并建立了广亲和系,使水稻育种的方法和质源产生了一次具有颠覆意义的革命,进而水稻产量突飞猛进、空前提高。多胚孪生标记性状杂交育种,成为延续了几千年的常规系统选育育种、雄性不育杂交育种、高强磁场诱变育种(如太空育种,射线育种)、固定杂种优势利用育种、分子调控杂种优势育种、转基因切片注射育种等六种水稻育种方式之后的当今世界的第七种方式。
 
  据权威机构多年跟踪检测数据表明:2000年至2004年,多胚孪生标记性状杂交育种,在不同纬度的生态区种植(黑龙江、海南、河北、云南、四川),其单产分别突破了1000公斤、1100公斤、1200公斤、1300公斤,达到了1359.3公斤。不但刷新了世界水稻单产的历史最高纪录,而且品质大大提高,蛋白质含量高达16.2%,超过了14%的鸡蛋蛋白质含量。以上具有法律依据的系列数据雄辩地证明了“多胚孪生标记育种”是水稻育种生产上的一次重大突破。我们高兴地看到:多胚孪生超级水稻项目的整体推进,已经极大地促进“土地增值、粮食增产、农民增收、社会稳定”。——这无论是对于中国的粮食安全还是对于世界的安定,都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创新节约高效的水稻栽培系列技术
 
  看到我国农业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十分脆弱,大部分地区的旱灾、寒灾、涝灾等自然灾害频繁导致粮食减产,刘志彬痛心不已;
 
  看到稻作区普遍过量使用化肥、化学农药、化学除草剂和其它过量元素造成土壤酸化、板结和累积型中毒,导致产量低下,甚至出现了“毒大米”等现象,刘志彬彻夜难眠;
 
  看到随着工业化、城镇化进程的推进,许多地方耕地被大量占用、劳动力大量盲流,很多地方种应付田、搁荒田,导致单产、总产下降,刘志彬忧心忡忡;
 
  看到自己的多胚孪生超级水稻项目得不到相应的重视和有力的推广,不少水稻主产区没有推广良种良法,没有进行科学种植,使其亩产一直在500公斤左右徘徊,刘志彬心急如焚。
 
  为了提高土地和阳光利用率,刘志彬发明了与之配套的“水稻三围立体省力化栽培技术”。2004年11月26日,四川省科技厅邀请国内有关专家对《杂交水稻三围立体强化栽培技术研究》成果进行了技术鉴定。鉴定意见认为刘志彬原创的三围栽培模式,将合理密植公式化,实现了“稀中有密,密中有稀”的辩证统一。
 
  专家一致认为:“该项成果具有创新性,增产、增收效果显着,达到了国际同类研究领先水平”。刘志彬也因此被国内外水稻界尊称为“中国育种、制种、栽培三大发明家”、“中国超级水稻之星”。
 
  2004年8月国家科技部授予四川科农种业有限责任公司为“国家科技星火计划龙头企业技术创新中心”,并于2005年5月向该公司下达了“500万亩超级水稻三围立体强化栽培示范项目”。
 
  如何改变延续了几千年的“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青径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传统稻作模式?如何减轻栽秧的劳动强度?如何提高稻作劳动效率?如何解决因人为延误水稻高产栽插期而造成产量低下等问题?
 
  为此,刘志彬又带领他的团队,发明了“五良易(良种、良法、良田、良肥、良药+简易栽培)傻瓜栽培新技术”。这项获得国家专利的技术就是用水解膜带把种子、生物固氮菌肥、生物杀虫剂、杀菌剂固为一体,按照设定的行株距和单产要求,工厂化制作成标准化产品。到了水稻的播栽适期,用人工或者机械将膜带往田里铺放即成。人工操作一天可播栽30亩,提高劳动功效40倍以上,节约成本50%,提高水稻单产20%以上。在较好地解决水稻增产问题的基础上,也同步解决了绿色生态的质量问题。
 
  2009年,刘志彬研发的五位一体(田坎、排水、灌溉、道路、晒场)节约型农田建设技术又喜获国家专利(专利号200910265031·9)。该专利技术经在上海浦东、江苏宿迁、广东湛江、海南三亚、黑龙江鹤岗、河北滦南、四川眉山和泸州等不同纬度生态区实践证明,均可节地8-10%,节水50%以上。全国常年种植水稻面积为四亿五千万亩,若按三亿亩改造,可节约良田三千万亩,相当于一个四川省的水稻种植面积。按多胚孪生超级稻亩产一千公斤计算,每年可年增收稻谷三百亿公斤以上。按人均年消费稻谷250公斤计算,此专利可多解决1亿多人的口粮问题。改良后的土地不仅节水保肥、省工省力、稳产高产,还大大改善了农民的劳作环境,实现了农民“穿着皮鞋种地”、农业生产工业化的梦想。“五位一体节约型农田建设”模式,对于推进我国规模农业、现代农业、智慧农业、品牌农业建设等方面都提供了可借鉴的宝贵经验。
 
  探索中国现代农业的发展方向和模式
 
  相对于还没有得到足够重视和推广的水稻栽培技术集成来讲,刘志彬在现代农业发展模式和理论上的探索则更鲜为人知了。
 
  1988年,刘志彬创办的以研发水稻育种为主要业务的中国第一家民营农业科研所——眉山县农业新技术开发应用研究所,一开办所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土地。为此,刘志彬私下里跟农户流转了300亩水田!
 
  2001年,刘志彬组建以研发推广“多胚孪生超级稻”育种为主要业务的四川科农种业有限责任公司,公司生存发展最需要的就是钱。为此他私下里向亲戚朋友借了近800万元!
 
  2006年以前,由于当时种子管理体制的限制,刘志彬领军的民营研究所和民营种业公司没有种子经营权,只能把研发培育的部分“多胚孪生超级稻”种子赠送给农民试种。
 
  多年以来,刘志彬坚韧地致力着中国粮食安全的梦想,顽强地探索着现代农业的发展之路,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坎坷、一步一个红灯。但是,他却以常人难以想象的“舍身求法”的勇气,以“先试先行”的智慧,在“作虚假广告”、“当新地主”、“破坏金融秩序”的非议和压力中,陷入了对中国现代种业改革乃至现代农业发展的深层次思考。
 
  早在1993年,刘志彬就针对我国农村耕地日益锐减,粮食单产低下的实际情况,提出了《鼓励农村土地使用权合理流转的建议》。
 
  2001年,刘志彬根据我国三农的现状,提交了《知本农业——中国农业发展新战略》的报告,提出了只有将知识农业与资金农业有机整合、形成新的知本农业,才能适应我国农业发展战略需要的重大建议。
 
  2004年,刘志彬根据我国水稻单产徘徊不前的局面,提出了《推广超级水稻,确保粮食安全》的建议。2005年中共中央1号文件第十一条明确指出:国家从2005年起设立超级水稻推广项目。扩大重大农业技术推广项目专项补贴规模,优先扶持优质高产节本增效的组装集成与配套技术开发。
 
  2005年5月18日,国家科技部向刘志彬(四川科农种业)颁发了“500万亩超级稻三围立体强化栽培示范项目”的国家级星火计划项目证书。
 
  2013年6月和8月,刘志彬针对我国粮食安全日益凸显的问题,分别向党和国家领导人报送了《世界粮食大战已经打响,中国定能打赢这场战争》的报告。报告中,刘志彬警醒国人“我国粮食生产不可掉以轻心,粮食安全已经到了非抓不可的地步”,郑重提出今后“中国农业谁来种田、种什么样的田、怎样种田”等问题,以国家视角再论我国的粮食安全,基于“推广超级水稻强化栽培,实现水稻亩产翻番不是梦”,得出了令人信心百倍的结论——“中国人定能养活中国人”。
 
  刘志彬的敢为天下先的是非功过已有定论,刘志彬递交给高层领导的文稿历历在目。我们虽然无从考究在中央和国家若干份工作报告、工作意见和领导讲话中与他的文稿如出一辙的创新理论和改革举措,是否是因为受他的报告所启发,但是我们却不得不佩服他在国计民生上的责任与情怀。
 
  刘志彬所发明的育种栽培技术和节约型农田建设技术;所倡导的走“土地集约化、面积规模化、农田规范化、耕作机械化、种植良种化、产品市场化”的现代思维新科技农业道路;所实施的多胚孪生水稻“育、繁、推一体化,产、加、销一条龙”的大系统水稻经济模式——均具有世界范围的项目唯一性和资源开发的极度稀缺性;并将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和宏大的社会效益。
 
  因为刘志彬的多胚孪生超级水稻技术,对于开创一个有活力、有创造力、有独自特色的中国水稻经济,并使中国水稻经济成果得以被世界各地的相关企业相关农户所分享,这一切都充分显示着人类水稻栽培历史上新的里程碑特征。
 
  奋争在忧国忧民的前进征程
 
  孟子云: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刘志彬作为“潜伏”民间四十多年的农业科技“土专家”,以其博大的情怀、果敢的勇气、坚韧的毅力,面对有益于农民、有益于社会、有益于人类的“天之大任”,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1979年,刘志彬在工作岗位上被送进医院作了阑尾炎手术;
 
  1989年,积劳成疾的刘志彬患上了肺结核;
 
  2002年,四川省委省政府组织召开“农民减负增收会议”,刘志彬在制作现场会展板的途中遭遇车祸,摔断了1节脊骨、3支肋骨,左肾至今尚有3个血泡;
 
  由于常年工作在湿凉的水田,严重的风湿病和关节炎成为刘志彬难以摆脱的“职业病”;
 
  因忙于水稻品种研发观测等工作,刘志彬7个春节、7个中秋未与家人团聚。
 
  提起这些辛酸的往事,刘志彬轻描淡写。但提起自己几十年的辛勤努力将给国家的粮食安全带来的重大贡献,他却喜笑颜开。
 
  但天有不测风云。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几乎让他的事业发展陷入了绝境。这场举世震惊的大天灾使公司的5000多平米厂房和价值1000余万元的机械设备顷刻间全部毁于一旦,导致当年13000亩种子收成不到三分之一。
 
  一个红红火火的种业公司,瞬间负债6千多万,资不抵债。一些看不到希望的借款人和投资者,纷纷采取“抱着跳楼”、“点煤气罐”等极端方式向刘志彬逼债。但这些天灾“人祸”却没有动摇刘志彬的意志,没有撼动他的梦想。
 
  “厂房和办公室没了,我就在稻田边上用塑料布支起棚子干。”谈起创业的艰辛,刘志彬心如止水;但谈到地震后“擦干血渍,又上战场”的经历,刘志彬激情满怀。
 
  “5·12”大地震后的第四天,2008年5月16日刘志彬带着2斤7两种子远赴黑龙江鹤岗,在育苗期晚了40多天的情况下,当机立断展开了“南种北移“的试种工作,当年实现增产70%的成效。
 
  这次试验的成功,使刘志彬看到了多胚孪生超级水稻在东北大地的可喜前景;也使其合作伙伴三江平原米业集团董事长崔永军坚定了与刘志彬深度合作的信心。后来,崔永军又将自己的合作伙伴河北滦南县地之韵生态种植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景新介绍给刘志彬相识。
 
  “崔永军和王景新是我的患难之交,他们两人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对我鼎力相助。尤其是后来结识的王景新,在与我认识十分钟后,就不畏风险、不计回报地先后为我的科研事业拿出了几百万元。应该说,这几年都是他们在支撑着我。”谈到一拍即合、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刘志彬流露出感激的神情。
 
  “家破人未亡、妻离子不散、苦大志愈坚、心齐能移山。”我们可以读出刘志彬的乐观主义精神。“我们的系列专利技术,必须首先解决好中国的粮食安全问题以后,再考虑向国外推广,这是涉及国家安全的大计”。我们可以想象,在研发推广的许许多多的困难面前,面对国外几次重金收买的诱惑,刘志彬展现出来了爱国主义的赤诚情怀。
 
  我们热切期待刘志彬和他的合作伙伴们在东北、华北、中南、华南、西南五大片区22个省、74个县的20万亩“育、繁、推一体化,产、加、销一条龙”的大联盟新兴产业基地早传捷报。我们更衷心希望,“多胚孪生超级稻”系列专利技术的重大成果,能够早日得到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和推广,能够得到更多有识有为之士的合作推进。
 
  “让天下人吃饱、吃好、吃安全;让天更蓝、地更绿、水更清、人更健康;让饥饿远离地球,让温饱永驻人间。”我们愿与刘志彬共同享有和实现他执着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