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静 学前教育

 
  林静,中国人才研究会经济人才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专家委员会委员。绘本阅读推广人。翻译出版了《鸡蛋哥哥》、《小鞋鞋走一走》、《小一步》系列,等绘本及松居直先生的理论书《打开绘本之眼》。并作为同声翻译,全程陪同日本绘本作家宫西达也、小林丰先生,和歌山静子女士的中国行。
 
  从2004年--2012年,每周一次开放家里,面向社区召开公益亲子故事会。作为亲子阅读实践专家,受到央视少儿频道宝贝一家亲节目组、新浪亲子频道,以及《心理月刊》等媒体报导。
 
  作为蒲蒲兰推广专家,两个孩子的妈妈,组织父母沙龙近百场次,探索绘本中教育者姿态以及亲子沟通关系课题。
 
2016年3期家教版阅读故事阅读,点亮孩子的心灯
 
受访专家/林静  采写/陈淑琴
 
  今天,绘本阅读在国内已经非常普遍,这其中少不了一批阅读推广人的辛勤耕耘,他们就像点灯的人,用绘本点亮孩子心中的灯。这一期,请随我们一起走近阅读推广人林静老师,听听她作为阅读推广人一路走来的探索与思考,看看对您开展亲子阅读是否也有一些启示和帮助?
 
  阅读是情感沟通的纽带
 
  《学前教育》:您当初怎么想到要做阅读推广的呢?
 
  林静:我的大女儿在日本出生,那时候我发现自己不会跟孩子交流。因为我小的时候,父母都很忙,他们每天都在商量工作上的事情,没时间跟我说话,所以我感觉和父母在交流上是有障碍的。老大出生之后,我也不知道怎么跟她说话。后来,我的日语老师送我3本图画书。大约在女儿3个多月的时候,那天她躺在床上,我拿着低幼绘本《不见了 不见了 啪》(爱心树绘),当我配合着画面的翻阅,变化着节奏读出"没了没了,么--"的台词时,孩子的手脚就随着画面和语调节奏的变化,在空中舞动起来了,这是第一次感觉自己和孩子的心灵相通了。
 
  日本的绘本之父松居直先生在《幸福的种子》一书中谈到,阅读是"亲子沟通的纽带",我深深认同这一点。特别是学龄前的幼儿,还不能理解抽象的文字,需要通过图像、声音来认识这个世界。绘本就符合了幼儿认知世界的特点,通过父母富有感情的朗读,激发幼儿观察绘本中的图像,从而理解世界。对作为母亲的我来说,绘本的语言、结构模式,就像一把具有魔法的钥匙,带着它,可以走进孩子心灵的秘密花园。
 
  老师送的三本图画书打开了我的图画书之眼,在2002年回国以后,就开始了寻找图画书之旅,可是当时国内能找到的图画书也就只有米菲系列了。一次,在育儿杂志《父母必读》上看到了介绍的图画书《爱心树》,买来一看,里面有一张经营网上书店的红泥巴的会员拨通了电话,对方是阅读推广人萝卜探长,这一下就聊了两个小时,当时我对萝卜探长欢呼,终于找到组织了。在绘本这件事上萝卜探长和阿甲是我的引路人。后来,在一份日本杂志上看到了在家里举办公益故事会和借阅书籍的家庭文库,好憧憬能在自己家里也能办一个。当时凑巧我所居住的小区银枫家园的业委会要做为社区服务的活动,我报名自己家里可以提供每周一次的故事会。由于市面上已经出版的图画书有限,还是后来通过"红泥巴"找到了蒲蒲兰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石川郁子社长(当时叫白杨社)。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给我读了一个在木头盒子里的关于马的纸戏剧。其实,现在回想起来很不可思议,一位公司的老总,竟然给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讲故事,而且还是蹲下身来,躲在木头盒子后面讲。她用自然的,带着日本人特有的细细的假声,不动声色地带我进入到了故事里。听到我的来意后,她竟然答应我每周都免费借给我日文原版的图画书,以便我拿回来翻译读给孩子们听。就这样,有了源源不断的日文图画书,还有陆续出版的中文图画书,我家变成了一个可以听故事的社区图书馆,孩子们随便借书,自己登记就可以了。家庭故事会就像一条情感的纽带,把邻里之间的关系也联系起来了,大家一起聊育儿、聊生活,就像集体看电影一样,非常开心。所以对我来说,讲故事也是一种社交,在小区里建起了父母和孩子的社交圈。几年之后我回访当时听故事的孩子们,他们一个个都变得很爱看书,家长们就说,好感谢那时候有这么一个故事会,让孩子们养成了阅读的习惯。
 
  亲子阅读实际上是架起了我们和孩子之间情感交流的桥梁,通过书,可以和孩子遨游到日常之外的没有边界的精彩世界,尽享自由。在亲子阅读中,孩子通过看画面,听大人讲述的声音来感知、触摸这个世界。同时,大人通过声情并茂地给孩子朗读绘本,投入了情感,体验到绘本中要表达的世界。亲子阅读,就是让这两个世界重合,让成人和孩子产生共情。同时也让成人有了唤回童真的机会。
 
  阅读首先要快乐
 
  《学前教育》:作为阅读推广人,您感觉阅读对孩子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林静:首先要让孩子感到阅读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很多家长因为担心孩子学不到东西,所以在给孩子读一本书的时候,会提很多问题。比如读《小蓝和小黄》的绘本,有的家长就会指着蓝色问:"这是什么颜色?"有时提的问题和情节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为了让孩子认识画面上的各个元素。这样的阅读会让孩子游离到故事之外,无法专注。家长提的问题过于功利性,使孩子感受到压力,享受不到故事本身带来的乐趣,失去阅读的快乐,容易放弃阅读。,所以阅读首先应该让孩子感受到快乐。一些科学家研究发现,孩子在情绪愉快时产生的记忆,可以在大脑皮层中留下更强烈的印象。孩子小时候读过的书,长大后可能绝大部分都忘记了,但父母陪伴他、给他讲故事时愉快的氛围,会在他的大脑皮层中留下深刻的记忆。以后看到书,身体的本能反应就很愉悦,爱阅读就成了孩子的本能了。
 
  通过阅读向孩子传递我们的价值观
 
  《学前教育》:绘本除了带给孩子快乐,还会有其他方面的价值,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林静:华德福幼儿园的创办者苏珊 佩罗(susanperrow),"故事医生"在《故事知道怎么办》(天津教育出版社)中提出:"故事犹如通往孩子内心的幽径,故事中的隐喻可以作用于孩子的心灵,让他们的行为发生正向的转变。······故事具有疗愈的功能。故事的情节和人物设计都是有意图的,它是通过艺术的手段,比如优美的图像、曲折的情节、丰富而充满爱的语言等,来传递一种价值观,"提供一种解决方案,或提供一个看待事物的新视角"从而对听故事的人产生正面的引导。如果你很有针对性地给别人讲一个道理,对方会反感,有压力。但把你要说的话融入到故事里,就会在愉悦,放松的氛围中,让对方自己领悟到故事中的道理。一个好故事,用丰富的情节、隐喻的角色,把我们想要传递给孩子的价值观讲述出来。有些故事可能最后的结论都不是很明显或具有总结性,但可以让孩子自己去悟到故事要说的是什么。
 
  故事、绘本其实也是一种艺术。艺术的作用是什么呢?美好的艺术会给人带来积极向上的情怀,甚至会让我们不知不觉地去模仿,让我们去向往艺术中表达的精神境界。比如,听悲伤的音乐,你的情绪会变得低落;听摇滚,你就会激动。绘本也一样,绘本故事可以给人愉悦,使人获得审美享受,同时又有教育的功能。
 
  对多数家长来说,可能对故事教育功能的需求更大,孩子可以通过故事明白一些道理,他的人生观、行为处事方式,都会不知不觉地受一些故事情节的影响,并且会去模仿。我曾和孩子一起读绘本《凯琪的包裹》,故事讲述的是二战结束后,荷兰民众缺衣少食,有个少年基金会设立了一个援助计划,让参加活动的美国孩子,每人联系一个荷兰的孩子,给他写信、送去援助物质。有个叫凯琪的小女孩收到美国小朋友罗西寄来的奇缺物品,并分享给邻居、邮递员和小镇的其他人,然后又把周围人的喜悦写信分享给罗西,最后整个小镇的人都受益了。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但它用特别艺术的手法、亲切的语言表达出来,艺术效果非常强。同时它也有非常明确的价值观,就是分享可以温暖彼此。其中有一句荷兰少女感谢美国女孩的话"谢谢你给我的生活带来光彩。"特别打动我。读完那本书之后,正好发生了汶川地震,我当时就想,应该给那里的孩子捐一些他们需要的东西,所以我就跟孩子一起,并发动小区的邻居一块买了许多东西,就像书中描述的那样做,联系了朋友,运到灾区去。我当时就特别感激这本书给我的影响。有时人们遇到问题不知道怎么处理的时候,看过的书可能就可以提供给你一个范本,它用特别美妙的图画、文学性的语言创造了一个意境,给你想象的空间,让你经历没有经历过的事情,然后引发你去模仿,引发你走向你想要达到的那种精神状态。艺术来自于生活,艺术也影响着生活。
 
  读书的目的是让你在书中了解自己,并选择成为更好的自己。因为"人可视为一座蕴含无价珍宝的宝藏,所谓教育,就是将这些珍宝挖掘出来,使人类受益。"--巴哈欧拉。
 
  好绘本要符合3个条件
 
  《学前教育》:您认为父母可以怎样为孩子选择图书?
 
  林静:父母不仅扮演陪伴孩子成长、给孩子带来快乐和安全感的角色,还扮演着引导他人生方向的教育者的角色。所以,在选择儿童读物的时候,父母需要考虑自身的角色对孩子产生的影响,需要学会辨别,哪些书可能会将孩子导向负面的情绪,哪些书会给孩子带来高尚的情操。在我看来,好的儿童绘本需要具备以下3个条件:一是能够给人带来快乐,这既是对绘本的要求,也是对家长的要求,因为你在读书的时候是要快乐的,只有你自己认同的书,你才能快乐得起来。二是绘本的语言要非常亲切,就像跟人说话一样,你在讲读的时候,就像是在向孩子表达你的爱和对他的理解一样。三是在价值引导方面,要能够提升孩子的品格,能够让他认知到自己的人生境界,能够引导他向往光明并给人带来快乐和光明。我感觉这样的绘本才是好的绘本,这也是我以后选择绘本的一个明确的方向。
 
  最后送给大家一段伊朗教育学家阿博都巴哈曾经说过的话,他说,"每个孩子都有可能成为世界的黑暗,也有可能成为世界的光明。"我们做阅读推广的人,就应该像梅子涵老师说的那样"成为一个点灯的人",点亮孩子的心灯,让他们成为能为社会做贡献、给世界带来光明的人。